有種例外狀態,叫做旅行

By 林輝 | July 4, 2019

文字:林輝|插圖:Kazy Chan|轉載自《字花》#68・離魂假期

在路上,不時會與萍水相逢的背包客同行。有一次,遇到了一位年輕的背包客,令我印像最深的,是他講價時的樣子——他講價技巧談不上高超,可是卻有驚人的毅力,哪管是買水果還是坐的士,他都鍥而不捨費盡牙力,打死狗講價就只為便宜十元八塊。他當然不算富裕,但說他窮嗎,卻又見他不時會買這買那,反正口袋裡還有錢繼續旅行和消費。

講價當然不是罪,但每次交易均非要別人便宜給他,卻難免破壞了旅行氣氛——試問誰愛與一個斤斤計較的人相處呢?而且人家做的小本生意,毛利沒多少,又何苦要佔那十元八塊的便宜呢?

我笑問他:「你這邊廂講價講得這麼狠,那邊廂又買那麼多東西,這是甚麼回事?」他回答:「多省些錢,才能買多些東西!」我又問:「那你平常生活時也會這樣講價的嗎?」他答道:「不會呀,但我在窮遊嘛,多省點錢才能走更多的路。」

這位年輕的背包客,正身處一種叫做「窮遊」的「例外狀態」。說是「例外狀態」,更多是一種「感覺」,就如許多政府宣告「例外狀態」時,都不是真的那麼緊急——這種感覺,讓一個人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環境中,會主動地改變慣常的生活習慣。「窮遊」這種「例外狀態」,令到這位年輕背包客覺得,雖然自己平日也不會很省,旅途上其實亦無必要如此費勁地講價和省錢,但由於他正在「窮遊」,所以理應要用盡方法去花最少的錢去旅行(但買紀念品卻是「例外狀態」的例外)。

說到「窮遊」,坊間還流傳著很多「必做事項」,像是住青年旅舍、坐長途巴士、啃麵包捱即食麵,或是睡街邊、睡火車站、攔順風車、街頭賣藝賺旅費等。「窮遊」有時還會成為背包客之間的競賽項目,旅人之間暗中較勁,看誰省錢省得更多更狠。我不肯定這種關於窮遊的想像是從何開始的,也許在十多二十年前,電視上播放日本真人騷「電波少年」,兩位主角從南非北上至歐洲,因為身上沒錢而要施展渾身解數時,「窮遊」就已在我們的文化中悄悄生根。

旅行的「例外狀態」,除了「窮遊」,還有「豪遊」。明明平日毫不揮霍,可是一去旅行,就非得把錢如流水般花掉不可,住要住得豪,吃要吃得好,還會大手買入各種有用沒用的紀念品;似乎若去旅行不大手消費,就算不上好好享受——而旅行既然是為了享受,把錢狠狠花掉才是理所當然。

省錢是美德,花錢也沒問題,然而這種「窮遊」或「豪遊」的想像,總令人覺得有點不對勁。不對勁的地方在於,花錢應該是方法,不是原因;若為了花錢而花錢,那就難免有點古怪。

旅行是為了甚麼?通常都是為了得到一個快樂而難忘的旅程,而因為希望可以去更多旅行,所以需要更多盤川——於是無論是出發前努力儲錢,或是旅行期間盡量少花點,都是為了完美旅行本身而作的。然而若把注意力全放在如何省錢之上,把省錢成為旅行的第一要務,甚至犧牲旅行本身的質素和安全去省錢,那卻是本末倒置了。例如露宿街頭,與其說是「型」,倒不如說是不必要地把自己置身危險當中,因小失大的風險太高,不值得。

反過來也是,花錢不必然等於享受得好,也不等同旅程就會快樂難忘。旅途上許多有趣的事,都不需要靠花大錢來造就——甚至,有時花了大錢,卻會有反效果。最簡單的例子就是住宿——住青年旅舍一定比住五星級酒店便宜,但如果你想認識一些有趣的旅行人、聽他們分享他們的旅行經歷,就只能在青年旅舍中做到。幾個朋友在旅舍煮食聊天,可能比起在昂貴餐廳吃飯更開心,快樂不一定跟錢有直接關係。

「例外狀態」,正是旅行的吸引力。旅人可以離開固有的社會身份、人際網絡,放下包袱,在異地尋求與平日生活不同的體驗;然而有時這種「例外狀態」卻成為了旅人的枷鎖,反而困住了旅人的想像力。旅行中可以得到的快樂和體驗,並不受盤川多寡所束縛,只要有足夠的想像力,自然能走出屬於自己的路。

自2006年創立之文學雙月刊,逢單月初發行,由「水煮魚文化」出版,獲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
【文學雞尾酒療法.書本治療】
(如果你睇完作者嘅文章覺得意猶未盡、想再睇多啲,可以PM字花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fleursdeslettres/) 與文學雜誌《字花》編輯展開激情對話!無論係傷心、憤怒、留戀、灑脫,交底你嘅心情、故事,我地就會由作者嘅選書當中再精選一本俾閣下,作為你嘅精神食糧,實行拎得起放得低。睇完本書就同前度講拜拜,重新上路!  

插圖是出自KazyChan之手

  • 台北
  • 台中
  • 高雄
  • 台南
  • 清邁
  • 曼谷
  • 東京

聯絡我們

如有任何合作查詢,歡迎電郵至 hello@breakuptours.com 與我們聯絡,
如對我們有任何疑問,歡迎電郵至 cs@breakuptours.com 與我們聯絡。

iOS手機程式
2019年第4季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