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心旅行》 【四】

By 楊天帥 | January 16, 2020

文字:楊天帥

Masa,8 月 2 日~8 月 8 日

「這是侵犯私隱﹗﹗﹗」Kitty Chan 留言。

Masa 起初不知道「這」是指甚麼。他的鏡頭只對著幾盞寂寥街燈,而街燈沒有私隱。

他沒腦容量多想。

「現在我們離開六本木的旺區。那種嘈喧巴閉的背景音已經遠去,取而代之是夜-闌-人-靜——這就是六本木,從酒鬼出籠的街頭到水靜河飛的街尾,只需要走半分鐘。香港地產商稱之為旺中帶靜……」

畫面右上角的觀眾數字徘徊在 12k 與 13k 之間。12,13。12,13,探戈似地前後進退。

觀眾回應如川流不息。

「帶埋女朋友來」

「Masa,六本木燒了一本,還剩幾本木?」

「唔係水靜河飛,係水盡鵝飛」

他翻出另一部手機,閱讀事先儲存的筆記。

「有位觀眾說唔是『水靜河飛』。確實有道理。仔細想就會明白,一條河,怎樣飛?就算送你一對翼也飛不起。原來它的確是『水盡鵝飛』,語出元代戲劇家關漢卿的《望江亭》。水盡,就是乾塘;乾塘,鵝就飛了。這個成語的原意是恩斷義絕、一拍兩散,而不是靜悄悄。其實呢,語言這回事,都是約定俗成……」

「Masa 好波」

「勁,隨口噏都可以噏到典故……」

但這些留言隨即被推到一邊,因為 Kitty Chan 以每秒一個的速度瘋狂洗板﹕「這是侵犯私隱﹗﹗﹗」「這是侵犯私隱﹗﹗﹗」「這是侵犯私隱﹗﹗﹗」

「咩侵犯私隱呀」

「收皮啦」

「搞到好 lag」

Masa 唯有主持大局﹕「這位觀眾,我到底侵犯了誰的私隱?」

話音剛落,洗板攻勢便告停止。這個叫做 Kitty Chan 的人也沒回應 Masa。她只是消失,再沒在留言欄上出現。

「到底發生甚麼事?大家知不知道發生甚麼事?無人知。好吧。先別管她。現在我們正往青山方向進發。當然不是屯門青山,東京青山住的可都是名人、有錢人。村上春樹、坂口健太郎,我有個朋友,還在那裡撞過廣末涼子……」

「這是侵犯他人私隱的行為。本人嚴正要求閣下立即刪除今天晚上 21:32 開始的直播紀錄,並保留一切法律追究權利。」

凌晨一點,Masa 在新宿的酒店又再收到來自 Kitty Chan 的訊息。

其時 Masa 才剛自浴室出來,頭髮濕漉漉,衣服都未穿上。

他嘆一口氣,執起手機回覆﹕「Kitty 小姐您好,首先感謝您今天觀看我的節目。但您的意思,我不太懂。我侵犯了誰的私隱?」

「閣下在被拒絕的情況下,仍將兩個老人攝入鏡頭。此外還有報道失實。閣下憑甚麼認定兩人是夫妻?

果然是那對老人。其實他已隱約料到,畢竟在今晚節目曾經對話的就只有他們。只是想不通,搭個訕算甚麼侵犯私隱?他連他們姓甚名誰都不知道。

「得知兩人不願意受訪,我已將鏡頭移開。此外,從他們牽手所見,我認為估算是夫婦十分合理。」

「挪開又怎樣,已經拍到他們,他們不願被拍,你明知這一點,卻仍不刪片。至於兩人關係,可以是任何關係,有可能是兄妹,你憑甚麼說不是?你看過他們的結婚證書?」

「我不是警察,是網台主持。何況就算是警察也不可能要求他們出示結婚證書。這才是侵犯私隱。這一點希望得到您認同。」

「那就不要亂講。做網台就可以發假新聞?」

「那也不是新聞……」

「請閣下刪除影片,否則此事將交由本人律師處理。」

Masa 攤倒床上,扔下手機,看天花板。狹小的商務單人房,頂上的煙霧感應器閃爍著不祥的紅光。

好凶狠的恐嚇,他想。

若他可以自己話事,刪片完全沒有所謂。他不眷戀影片內容——老實說,他也覺得那些內容一點養份也沒有。

只是,這直播平台有懲罰機制,用家刪除已發布的內容,會導致下次直播觸及率降低。而對網台主持來說,觸及率就等於飯鍋,不夠大吃不飽。除非想砸自己的鍋,否則不可能一有投訴便刪片。

但不刪,又麻煩。

人們常以為做 KOL 可以呼風喚雨,其實 KOL 才最不敢得罪人。因為網民都愛食花生,天下間還有甚麼好玩得過分享 KOL 醜聞?開個假帳戶,隨便出個控訴 POST 都夠弄死你。甚至乎真假都不必問,反正根本無人關心。

Masa 拾回手機。現在整個畫面都是 Kitty Chan 的訊息。批評與侮辱與咒罵,Masa 無意一一細看。只是有一句話、一個字,讓他特別在意。

「…你這種現代戲子要生存,只能靠逗網民歡喜。只為掩飾一個微小錯誤而與民為敵,沒有意義…」

戲子。

Masa 摸一下臉。曾經也有人用這個字形容他。

終於,他又想到她。去日本旅行,原意就是為了不去想她,但他還是想到了她。

為了將她放逐到思想境外,他自床上起來,做伏地挺身一百下。做完第二次沖澡,用花灑打臉,想要用水炮將她打飛出去。

然而甚麼都沒飛走。

「抱歉,是我不好。」他的前度曾對他說。

分手是半個月前的事。

起初是她做主動。本來連 facebook friend 都不是的她,毫無預警地向他「突襲」,寄出一篇二千字的信。她說她是忠實粉絲,已經到達真愛級別。每晚要聽他聲音才能入睡,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看他在專頁貼的兩個字﹕「早安。」她則留言﹕「Masa,早晨﹗」信中,她稱讚他風趣幽默、博學多才,集溫柔體貼與擇善固執於一身。她說她漸漸發現自己的感情不止於偶像崇拜,而是真真正正的愛情,所以寫這封信。

「冒昧向你示愛,十分唐突,畢竟你連見都沒見過我,但如果你有空,我想我們可以一起去吃個飯,或最少飲杯咖啡,聊一聊……」

那是 Masa 自出娘胎以來收到的第一封情信。

雖說是她主動接近,但 Masa 不是貪就手的人。做網台三年,他並不乏女粉絲,可他上個女朋友已是七年前的事。若不是真的喜歡,他絕不願意展開新戀情。

而這女孩不一樣。他不否認她確實可愛,但他最最最欣賞的,是她的積極。

感情的事,Masa 向來主張佛系處理。隨緣。而她,將主動性提高到一個神聖高度。她將自己的主動形容為「給奇洛李維斯的信」。「如果連自己的幸福都不去爭取,誰替你爭取?」

她深信,一如信耶穌可得永生,主動,可得美滿愛情。

他信了,他蒙召,他學習主動的真理,實踐主動的教條。

也一度得到相應的回報。這一年成為 Masa 三十年來最好的時光。論事業,他是香港 KOL 界新星。那時的他對工作沒那麼多疑問。他愛講,有人愛聽,這已經很好;聽的人還會打賞,一百、兩百、三百,雙手奉上,更好了。他試過一個小時賺接近一萬,也覺得自己值這個價。他最欣賞自己的急才,這可不是苦練就能修到的果。

論家室,他倆十分認真。她對他的照顧無微不至。從前 Masa 不對飲食留心,有一餐沒一餐。有她之後,三餐就沒缺少過。充當 Masa 家糧食部長的她,下班後總會拎著晚飯食材,早餐的麵包之類,大包小包的去他家。開始交往後 Masa 的身體迅速膨脹,連粉絲都看得出來。

「最近女友餵食餵得唔錯」

「幾時結婚?」

「幾時帶她上鏡示人?」

可惜這段愛情來得快,完得快,猶如劃火柴。不到半年,她在專頁每日留言講「早晨」的習慣已不復見;就算是他主動、私下問她睡得好不好,也要到晚上才有回覆。

「早安。」他收到短訊的時間是晚上 8 點 45 分。

「妳的『早安』才剛 send 到我那裡。大概是網路問題。」

「沒有」

「我剛發」

「整天忙著?」

「YES」

分手那天,他問她為甚麼,她說得很坦白﹕「世界上最大的悲劇,莫過於讓戀上魔術師的觀眾,成為助手。」

本來他沒打算讓她參與準備節目。只是基於「主動」原則,他希望自己對她更信任一些,讓她更深入走進自己的生命。後來證實這是個巨大錯誤,因為這讓她發現,他的幽默原來不是他的幽默,而是來自網上,這裡改一改,那裡抄一抄。他的博學也不是他的博學,而是維基百科,網上論壇。照稿讀而已。

講話激動是為搞氣氛,語調溫柔只為討課金。

「我甚至會刻意講錯某些字,以便讓觀眾留言開玩笑。」他解釋。

「比如說?」

「將『今日食壽司』說成『今日食壽衣』之類吧。」他打個哈哈。

「這個我也笑過……所以不是真的講錯?」

「誰會笨到將壽司說成壽衣?」

「為甚麼要這樣做?想甚麼說甚麼不好?」

「爆肚哪來這麼多話啊。」

「好失望……好像一個戲子。」

他沒聽出這句話的含義,只說:「不用擔心,我們現在已是戀人,我對妳說的每句話,都出自真心。」

她提出分手那天,Masa 問﹕「我不是沒有努力。妳說要主動,我很主動,從未試過這樣主動。為甚麼會變成這樣?」

「問題不是我們沒向前跑,而是那終點原是海市蜃樓。」

「難道我應該用做節目的態度和妳相處?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我。」

「以前我不明白,現在明白了。」

「妳喜歡的不是凡人,而是被浪漫化到扭曲的人。」

「也許我是不愛凡人。」她說。「但我肯定不愛戲子。」

他想,原來戲子是這個意思。

從床尾爬到床頭,Masa 讓自己瑟縮在被窩裡。現在整部手機的畫面都是 Kitty Chan 的訊息。

「在哪裡?」

「不回覆?」

「沒反應?」

「拒絕回應?」

「我決定諮詢法律意見。」

「這除了侵犯私隱也構成誹謗罪。」

他將 Kitty Chan 設定成「請勿騷擾」,抱住稍微過硬的酒店枕頭,翻看前女朋友的 facebook 頁面。

雖然已經分手,但他仍習慣每晚臨睡前看她近況、拍的照片。當然看的時候要小心,避免誤觸拇指頭標誌,否則被她發現就尷尬了。畢竟,從前可以天經地義關心,但現在已是陌路人。

他看到她與另一個網台主持吃飯合照。

為甚麼呢?不是為甚麼合照,而是為甚麼,偏偏是和這個人合照。這個人是香港聞名的主持,聞名在無賴。總是不問情由隨便拍攝路人,叫他不要拍,他就大聲說﹕「香港沒有肖像權﹗」又愛信口開河。一如佐敦澳牛馳名態度差,胡言亂語已成為他的「風格」。最愛是陰謀論,動輒就將一知半解的事說成「CIA 行動」,就連麥當勞最近推出難食的三文魚漢堡,也說是 CIA 在幕後操控,目的是打擊麥當勞生意,推翻金權政治。

「不信的話大家查一查,CIA 從未發聲明否認我的指責。正是因為他們知道,我說的都是真話……」

廢話,都是廢話。

而她與他合照。

憑甚麼,僅僅因為我拍到一對牽手的老人,就要刪帖、道歉?

「不刪。您想小事鬧大,就小事鬧大。您要法庭見,就法庭見。」

楊天帥
開會時喜歡畫花貓大笨象
Facebook

 

 

聯絡我們

如有任何合作查詢,歡迎電郵至 hello@breakuptours.com 與我們聯絡,
如對我們有任何疑問,歡迎電郵至 cs@breakuptours.com 與我們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