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她最後一個遊覽的風景是墳場

By Rubio | October 28, 2019

 文字:Rubio @ GLO Travel

感情過了熱戀期,開始直接面對雙方沒有過濾的說話,以及不再隱藏價值觀分歧。

明明沒有宗教信仰,還是跟她到教會,剛認識大家時,世界都是正向的,妳的生活原來是這樣呀,重視聚會,重視儀式,即使本來我就是一個獨來獨往的人,也從不信神。後來,乾脆不去了,覺得聚會中的說話很虛偽,明明不關神事,為何得把每件事都得說得與上天有關。

我愛看書,總覺得一段關係需要有知性交流,另一半最好同樣可以和我討論時事、品評文化、交流藝術。剛與她一起時,我很希望重新改造一個人,要她陪我看書,推薦書給她看,我覺得這也是為妳好呀,妳也應該要變成一位有學識的人。後來,我總是覺得她格格不入,拿起書來只是遷就我而已,我就乾脆一個人挺書店好了。

我本來有一份穩定工作,後來和友人談起做生意,便慾慾想試,於是便很興奮地要當老闆,也就想快快辭職,馬上幹一番事業。然而,妳卻認為我只是一時衝動,辭去穩定工作實在不智,不如嘗試由兼職開始?不如嘗試先咨詢做生意的朋友?我卻認為,妳根本對我沒有信心,而且你只是貪圖穩定吧。

兩人的價值觀好像愈來愈不合,愛情掉到低谷,我仍然認為,我的一套較好,要改變另一方。最後一個情人節,我約了她到一個銅鑼灣的天主教墳場,參加了一個文化導賞團,認識前人的愛情故事。我認為這樣的情人節才有意思、才不俗套、才夠文化。妳不滿,因為我明知妳不喜歡談生死。不久,這段關係也埋葬了在墳場。

大概人總會在關係之中嘗試改變對方,很希望把對方改造成自己心目中的樣子。然而,當一段關係都是以「我」為主軸,而不是「妳」或「我們」,已經是沒落的徵兆,甚至忘記了,她曾經廢勁說服家人,不應該只有教徒才可以成為男朋友;她一個人到書店刻意挑自己不熟悉的政治書,為了和另一半分享共同的知性領域;她一個人到處找商界朋友,希望拿到一些創業意見,因為很擔心一個沒有商業背景的人做生意會一塌糊塗。然而這一切,都被那顆膨脹的心忽略。

當踏進墳場,我仍然想著改變她;她卻心灰意冷,因為知道我心中沒有「我們」。

Rubio
文化深度遊 GLO Travel 共同創辦人。冷門國度旅人,常出發到北韓、伊朗、東歐、高加索等地。ViuTV 旅遊電視節目〈堅離地〉主持人,著有暢銷書〈去過北韓50次,你問我答〉。自港大畢業後在政府當公務員,後來覺得太悶,便創辦旅遊企業,發現更喜歡從商,總覺得可以為旅遊做得更多。同時,Rubio 共同創辦了旅行公民,希望凝聚旅行力量,改變旅遊行為。喜歡寫寫旅遊和創業,同埋,會寫好多其他嘢。
  • Taipei
  • Taichung
  • Kaohsiung
  • Tainan
  • Chiang Mai
  • Bangkok
  • Tokyo

Contact Us

Email us at cs@breakuptours.com for general enquiries and hello@breakuptours.com for business enquiries.

iOS app launches
in Q4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