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日落:靜看戀愛終結

By 黃愛華 | August 20, 2019

文字,封面相片:黃愛華

終結也可以很美好,比方說,電影院裡,影片完結默默無聲看著字幕的人群;又比方說,每天都以獨特姿態在重複的日落。

日落並非一時一刻,是過渡,既然宣佈歡愉嬉戲終結,不如看看天空怎樣轉幻成一片漆黑。或許它更像是治癒,在極短的時間,由光芒至橘橙看那餘輝到靜黑。所有東西不過如此。為日落而悲傷也太滑稽,倒不如靜靜欣賞,欣賞無常,欣賞變遷。

有些人愛看日出,有些人像我特別愛看日落,大抵是因為夜晚比白天更隱密神秘。不知道別人旅遊時有沒有看日落的習慣,我卻喜歡得很,佛羅倫斯的日落名不虛傳、泰國南部小島的日落風情萬種、大澳的日落蒼蒼茫茫,挪威的日落冷削蕭瑟,而我看過最美的日落,不在別處,卻在那從來不以浪漫熱情聞名的德國。

那正好,虛有熱情的浪漫會變苦,冷靜與理智卻彌足珍貴。獨自坐火車到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博登湖邊(Bodensee)的古老小城鎮Lindau(林道))。是的,我在那裡看過人生中最美的幾幕日落,那老城區是一個極為細小四面環湖的小島,沿島走會看到不少古老歐式建築。中歐的天氣若靜若動,湖邊更甚,雲色變深變淺,猛風打得湖面起潮浪,有時以為今天看不到日落了,突然一幕灰烏的雲展開,竟悄悄透出橘橙的紅光來。

Abendrot,德語,直譯是「晚紅」,也就是晚霞。中文一「霞」字形容這景致,德語則來得直白,索性把「夜晚」(Abend)與「紅」(Rot)連起組成新字。或無新意,但我特別鍾愛這詞的組合,一暗一亮,盡黑與紅光,冷靜又若溫暖,如黃昏時份。這橘紅的光韻餘暉,因太陽斜照高空那些細小塵埃而成,塵粒愈加厚重,日落愈發鮮紅迷人。一八八三年印尼喀拉喀托火山發生了歷史紀錄以來其中一場最大的爆發,巨量的火山灰與煙塵吹散至世界各地,在霧霾遍天的那些時間裡,日落愈為豔紅異秘,畫家蒙克有名的畫作《吶喊》,畫的正是火山爆發後的日落。

那些小塵埃,那些陰霾,在人生途上風塵僕僕,若愛,或幻失,塵埃不能落定,愛最後不能駐留,不如在湖邊,看風雨後映在湖上的夜紅,看那些散落終結之美。

分朝霞和晚霞,是太陽光斜照至地球時遇到懸浮在大氣層高處的細小塵粒產生散射而成的彩色光輝,而其通常會在日落後在雲層最高處之上形成。

公元1883年印尼的喀拉喀托火山爆發時,在世界各地皆出現了特別鮮紅的日落景色,這是因為大量火山灰被吹至高空,並被高空的大氣氣流帶至世界各地。蒙克的畫作《吶喊》(Skrik)正是描繪此時期的晚霞餘暉。

德國薩克森州德勒斯登的晚霞餘暉。
斯洛維尼亞的山脈上的晚霞餘暉

天氣

參見:天氣諺語

天氣諺語「朝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是透過天色來辨別天氣狀況。這裡的朝霞和晚霞都是反射霞,是陽光以低角度斜射,通過大氣層的路程比較長,被大量的空氣分子散射的結果。波長較短的可見光,即綠、藍與紫光,由於散射減弱最多,無法穿透大氣層。波長較長的可見光,即紅色或橙色光,減弱得最少。當空中的塵埃、水汽等雜質愈多時,其色彩愈顯著。如果有雲層,雲塊也會染上橙紅艷麗的顏色。

黃愛華,Elfa Wong
生於二月香港,偏愛熊與魚。 現居於德國科隆,亦曾旅居奧斯陸、斯德哥爾摩等地。兩度獲香港青年文學獎獎項,小說、評論及詩作散見於《明報》世紀版、 《字花》等媒體雜誌。著有小說集《城市的長頸鹿》。

  • Taipei
  • Taichung
  • Kaohsiung
  • Tainan
  • Chiang Mai
  • Bangkok
  • Tokyo

Contact Us

Email us at cs@breakuptours.com for general enquiries and hello@breakuptours.com for business enquiries.

iOS app launches
in Q4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