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心旅行》 【五】

By 楊天帥 | February 17, 2020

文字:楊天帥

Jacky,7 月 31 日~8 月 14 日

「這個人就是目標。」Jacky 說。

雖是平日,但東京 Skytree 裡裡外外仍然人山人海。白種人、黃種人、日本人、東京人、好像螞蟻一樣往大樹樹榦聚集。對旅客來說,這是必到旅遊點;對東京人而言,它是平日消閑好地方。樹底的商場對此居功至偉。這座稱為「晴空街道」的五層設施,生活用品店與紀念品店鱗次櫛比,世界各國美食各適其適,還兼備天象館和水族館。單是這些硬件已足夠讓它成為東京最受旅客歡迎的商場。

然而內行人會知道,它真正吸客的,還不是硬件,而是手段。

Marketing。

「這女人?為甚麼?」Jacky 的助手問。

這時候他們正躲藏在 Skytree 外一座花槽後面。一個小孩路過,拉媽媽的手說﹕「Fushinsha(可疑人士)﹗」

莫怪孩子天真。兩個男人,一個穿 XXXL 小丑裝,一個揹全套攝影器材,講著日本人聽不懂的話,任誰也會覺得這兩個人相當有嫌疑。

Jacky 調整小丑服上的吊帶說﹕「首先,你看她的帆布袋是『香港大學』,肯肯定是香港人。」

「日本人用『香港大學』袋犯法?」

「面相也像香港人。」

助手聳聳肩。「你夠似火星人。」

「其次……你 feel 不到的嗎?」

「feel 甚麼?」

Jacky 分析﹕「看她一個人坐在水池邊,用落寞又寂寥的眼神審視往來的年輕男女。難道你看不出她的心在淌血、在呼喊,想要一個待她好的男人?」

「『男人』,是指閣下本人?」助手指向 Jacky 的四十六寸腰。

「這裡面是棉花,這是喬裝效果﹗真人有腹肌,沒有六塊也有四塊。」

「六塊就六塊,四塊就四塊。這中間是英女皇與曾灶財的差別。」

「目標人物行動。」Jacky 揚手。二人同往水池看去。一身素黑打扮的短髮女人挽起紅色帆布袋,站起身,以不情願的步伐進入商場。

助手問﹕「看她黑口黑面,你確定她是合適人選?」

「叫你跟就跟。」Jacky 悄然前行,跟在女人後面。助手隨行。途人見狀,無不投以好奇目光,但對這明目張膽的跟蹤,似乎誰也沒有意見。倒有幾對大學生男女童心大作,躍躍想與 Jacky 合照。

儘管 Jacky 早知 Skytree 的客戶群以小情侶為主,但見時裝店、鞋店、餐廳、零食店,無一不是「情侶滿為患」,還是不得不為愛情帶動消費的威力感嘆。

而在這愛情之海裡面孤身浮沉的,就只有她一個人。

「Ready?」Jacky 問。

「Rolling。」

小丑行動。頂著大肚腩的他從後接近女人,輕輕拍她左肩。女人回望,見是個穿藍波點黃恤衫的加大碼小丑,張開的嘴合不上來——看上去只有驚,沒有喜。小丑有點失望,但不放棄。他攤開兩隻戴有白色手襪的手,在寬大的衣袖裡面取出一朵膠花,獻上。

「Thank you.」她淡然一笑,似乎覺得這劣拙的魔術比賣旗籌款更無趣。

他又取出三個乒乓球,在她面前拋起,只是沒一個接得上,全部掉在地上,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響。兩個滾到不知哪裡,只有一個拾回。

原先淡然的笑變為冷笑。

小丑再出第三招﹕他向女人一鞠躬,提起七色高帽,自裡面掏出一張紙片,交到女人手上,並按原定「計劃」,在她有機會發問前即轉身離開,沒入人群中去。

遠離目標人物後,小丑按動無線耳機﹕「Over over,拍到了?」

傳來助手聲音﹕「早叫你不懂拋波不要硬來,笑大人個口。」

「那餐券怎樣?她有沒有大叫發達?」

「看也沒看就扔進廢紙回收桶了。」

「啊……回收一張價值三萬日元的法國餐券。」

「都說你選錯目標。臉色像剛辦完喪事的人怎樣拍宣傳片。」

「懂不懂拍真人 show 的真諦?起初愈愁眉苦臉,愈能顯出 Skytree 能為她加油。本來就幸福到死的情侶,就讓他們繼續去死好了,何須我們出馬?」

「你說怎樣便怎樣,老闆。」

「繼續跟,按『計劃』行事。」

根據 Jacky 的「計劃」,目標對象收到餐券後,應該會感到無比驚喜。她會欣然前往餐廳用餐,到場會發現有小提琴手專門為她演奏。完畢後還會收到店主誠意送上玫瑰。正當她好奇何以好事接二連三,Jacky 就和助手一齊現身。他會送她一隻 Skytree 的招牌「Sorakara-chan」公仔,會解釋這是真人 show,再問她今天感覺如何。如果一切順利,她會說些開心快樂之類的話,甚至會對鏡頭說﹕「多謝 Skytree 給我美好一天」。不是讀台詞,而是發自內心。這一點尤其重要,觀眾是看得出來的。這個小故事會在網路發布,並且廣傳。當然,發布影片要徵求當事人同意,但就算她不同意,他也準備好付個出鏡費之類。十萬八萬日元對 Skytree 來說不是錢。如此一來,他做成他的生意,客戶收到宣傳效果,被拍的她也算是發橫財。皆大歡喜。

這就是 Jacky 與 Skytree 合作的全新市場計劃,意念來自日本的綜藝節目。Jacky 在香港開辦營銷公司。「多情自古空餘恨,專一方能感動人」,是他的獨門理念。與其搞老套的全民受惠推廣項目,不如選定某幾個對象,只讓他/她得到好處,再將這好處放大宣傳。「觀眾會想像,下個得到祝福的人可能是自己。這種想像的引力遠比送他一支垃圾原子筆巨大。為甚麼人們會寧願花錢買彩票也不用來吃掉?就是這個原因。」三個月前,從香港特意飛到日本的 Jacky 向 Skytree 如此推銷。按理,他這種微型企業是不可能與 Skytree 合作的。但 Jacky 構思新穎,態度熱情,而且與 Skytree 近年專攻單身女性客戶群的方針不謀而合,管理層便決定讓他一試。

對 Jacky 來說這是關鍵一役。成功風生水起,失敗後會無期。

「但沒了餐券還怎按『計劃』行事?」助手問。

「我還有一張後備。」

Jacky 繼續監視目標行動。她在商場兀自漫遊,似乎沒有明確目的地。

他說﹕「你看她遊手好閒,有的是時間,這種客最適合做目標。」

「好吧。」助手答。

一對情侶擦肩而過,又一對情侶擦肩而過。

「倒是,就連做 Marketer 的我也不得不承認,Skytree 太勉強了,這裡實在不是單身女人該來的地方。」

「石原聰美不也玩得挺開心?食壽司甚麼的。」助手說的是最近 Skytree 在全國熱播的廣告。片段裡面石原聰美一個人遊 Skytree 不亦樂乎。

「首先,石原聰美不可能單身。」Jacky 說。「其次,當全個商場都是成雙成對,而你只有一個人,食壽司還會開心?乜司都不會開心吧。」

二十分鐘後,女人走入星野咖啡館的露天空間,坐著盯視遠方藍天出神。溫文的太陽光灑落在她的側臉,交織成婆娑淡影。

「這個鏡頭好,Action。」Jacky 再次展開行動。

為求好氣氛,最理想當然是出其不意蹦出來示人。無奈小丑身型龐大,而目標人物附近又滿是客人,Jacky 不得不請這位挪一下身體,那位讓個路。

他花了將近三分鐘才來到她面前。

見女人皺眉目擊整個過程,他只覺尷尬萬分。

「What do you want from me?」她問。

小丑不答,又在帽子裡面取出一張餐券。這次她仔細看了。

「Thank you, but I don’t need this.」她將餐券還給小丑。

小丑堅決不肯收回,反覆指向上面寫的「Only valid today」。女人嘆口氣,接過餐券離開。看上去就像是他把她趕離咖啡店似的。

助手說﹕「除非你想表演如何激怒客人,否則,回頭是岸。」

「我一定能令她笑起來。」

確實,現時計劃與 Jacky 的想像有點距離,但他相信一切仍然受控。他也不知為何要堅持以這個女人為目標,也許純粹出於不忿,也許是,賭一鋪﹕只要女主角最終能夠發自內心笑出來,今天的努力就沒有白費。

就賭在最後一幕。

徜徉半小時後,他終於看見她往餐廳方向邁步。確實應該吃午飯了,他想。女主角停下,翻來覆去確認券上條款細則,似乎無法相信世上真有免費午餐,而且價值三萬。

她走進店內,不放心地將餐券遞給侍應。

透過事先黏貼在接待桌下的無線咪,Jacky 和助手可以聽見二人對話。

「Can I use this one here?」

「Chottomattekudasai.(請等一等。)」

侍應入內,少頃一個穿整齊西裝的 A 字膊日本人步出。「How many people?」

「One.」

「Sorry, one people.」他以雙手做交叉,放在胸前。「Cannot.」

「What??? Why???」她問。

?不該是這樣的,Jacky 想。

餐廳主人應該是個法國人。後來 Jacky 才知道原來他臨時請假(「法國佬就是這樣﹗」Jacky 說),又沒向同事交待拍攝計劃(「法國佬真的就是這樣﹗」),因此當席經理對特別客人的事一無所知。他只能按餐廳一貫政策行事,就是﹕一位客人恕不招待。

「We have table at least 2 people.」

「But what is the reason? Do you mean I cannot even eat if I am alone?」

「Sorry. You can eat other restaurant.」

受委屈的女人立即湧出淚來。

Jacky 不明白何以她會如此激動,但無論如何,總之就是,出事了。他立即現身,將經理拉到一邊,扯出收在小丑服裡面的委任證。「I spoke to your boss yesterday. Let her in.」

經理的臉像吃了 Super Lemon 似地揉成一團,但他還是點了頭。折返的時候 Jacky 有一秒擔心她已離開,猶幸——她仍在那裡擦眼淚。不知所措的侍者好像採蜜的蜜蜂那樣圍住她轉來轉去。

「Please come in.」經理對她說。

「No it’s fine. I am leaving.」

女人轉身走,沒有人敢留。

Jacky 好像一隻被嫌棄的小狗跟在她身後。兩人保持大約五十步的距離。

助手說﹕「早勸你的啦。」

「收聲啦。」

「所以現在怎樣?還要繼續拍?」

「不拍。」

「那你跟著她幹嗎?」

Jacky 關掉耳機,跟著她上扶手電梯。然後,他看見她等在梯口。

「Why are you following me?」她問。

被發現是香港人的話會引起更大麻煩,所以他堅決不開口。但又不能不開口。他只好咧開嘴,扮小丑,又拋乒乓球。右手伸入衣袖,方想起三個球只丟剩一個,唯有將最後的倖存者拋起,接住,拋起,接住。

效果不是很好。

氣溫急降十度。「Is this a joke?」

他猛然記起口袋還有準備好的 Sorakara-chan,立即抽出來送她。

手掌大小的娃娃。女人猶豫半晌,竟然收下。

「Thank you.」她說。「Are you a staff in this mall?」

小丑點頭。

「Tell the management, it is pathetic for a restaurant to reject single diner. It is not a sin to be single.」

Jacky 後退一步,雙手舉至眉頭,做出修路牌常見的「抱歉」姿勢。

女人點頭。「I accept your apology.」

Jacky 雙手豎起拇指。

她微笑一下,踏著碎步離去。

她笑了,Jacky 想。不含苦澀、不含諷刺意味的純粹的笑。而且是個動人的笑。不知那傢伙有沒有拍下來?才想起自己早已讓他停機。

他迅速向鄰近的紀念品店借來紙筆,追上正在遠去的女人。三步作兩步的飛奔引起人客騷動,騷動吸引女人注意,她一回首,他就給她遞上紙條,上面寫有三個字﹕

「Make a wish.」

女人哭笑不得。

他寫﹕「Do you like dessert?」

她搖頭。

他再寫﹕「Do you like sake?」

她笑。「I prefer wine.」

他聽了啄木鳥似地點頭。「Your wish comes true! We can go to a cellar to pick a wine.」

她奪過小丑的紙筆。「But my wish is that you leave me alone!」

叮叮咚咚的聲音響起。女人掏出手機,隨即瞪圓雙眼接聽。「婆婆?」

短暫的停頓。

「現在就在 Skytree。」女人對電話說。「一起床便過來……不,一點都不好玩,簡直不是 Skytree,是 Helltree。」

Jacky 苦笑。

他不想偷聽人家講電話,打算暫且告退。女人卻揚手要他留下。

——不是要我 leave you alone 嗎?

女人一股腦兒對「婆婆」講了餐廳的事。「早就聽說日本許多餐廳不歡迎單身客。問題是這餐廳不是我選,是商場給我 coupon,但這 coupon 又不能用。這分明是戲弄我。」

——是誤會,都是誤會。若有存心戲弄你,小人不得好死。

「雖然今天很崩潰,可是,婆婆,最少我做到一件事——我接受了那個職員道歉。我有乖﹗」

——乖?為何接受道歉就是乖?

「他還給我一隻公仔,雖然有點醜,也收下了。」

——醜﹗小姐,這裡可是 Sorakara-chan 的主場。

「婆婆妳呢?今天和陳生過得如何?」

——其實為甚麼要我站在這裡聽閒話?

「啊。嘿……正好。大概又是他們的道歉政策。我也不知道,但那小丑叫我許個願,好像有求必應。不如再向他拿餐券,我們三個人一起吃頓飯,妳看如何?」

——原來如此。

「當然去那家餐廳﹗它不讓我進去,我偏要去。去完還要上網給負評。」

——有骨氣﹗雖然埋單的是我。對了,得把慘被回收的餐券拾回來才行。也許可以要求注銷……

「我是受害者但不只是受害者。我要告訴那些人,香港女人是不甘心只做受害者的。香港女人,會反抗。」

——說得好。香港人加油,香港女人加油。雖然埋單的是我。

女人望向 Jacky﹕「I want a – no, three coupons of that restaurant. I will come with my friends tomorrow.」

小丑點頭。

女人說﹕「明晚七點在車站見。今晚再教你們坐車……不,其實哪裡是甚麼小丑,只是個波都唔識拋的肥佬。」

——好歹我也算是請妳吃飯哪。

女人掛線後,Jacky 用紙筆問她甚麼時候來訪(當然他只是裝作不知道),說明到時會給她三張餐券。雖然埋單的是他,但是,誰叫他弄哭女人,他有責任。

即使對她來說,他只是個波都唔識拋的肥佬,而且是,日本人。

他寫﹕「I will make a reservation under your name. Can you tell me your name please?」

「Winki.」她寫。

《散心旅行》連載故事:
【一】Anthony,8 月 2 日~8 月 17 日
【二】Winki,8 月 4 日~8 月 11 日
【三】何美嬌,8 月 1 日~8 月 8 日
【四】Masa,8 月 2 日~8 月 8 日

楊天帥
開會時喜歡畫花貓大笨象
Facebook

 

 

Contact Us

Email us at cs@breakuptours.com for general enquiries and hello@breakuptours.com for business enquiries.